(3)监管游资操纵股价和内幕交易

冯先生说:“法院还是说行政诉讼,告市场监督管理局行政不作为,费用还要我自己承担。”